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赴美簽證親歷記(超長)

發布時間:2008-4-30 文字大。  打。打印此文

我們這些人大多是第一次來簽證,面對這樣的陣勢該怎么辦?到哪里去?因為早就從簽經里了解到第一步是要交材料,于是趕緊問里面正在等待的人,得知先要到1號窗口那里去交材料,于是趕緊向1號窗口處擠。在人挨著人的狀態下不斷說著客氣話,終于找到了從1 號窗口排出的隊伍。在排隊過程中,發現前面有的人因為沒有帶簽證繳費收據的第二聯,材料被推出,不得不離開窗前回去拿收據。有的沒有把收據第一聯用膠帶貼在規定處,不得不離開隊伍去找膠帶,我十分慶幸我們前期準備工作做得細致,收據第二聯也早就揣在了我的口袋里,心里坦然。隊伍不斷在縮短,絕大多數人的材料是完備的,遞交很利索,很快我們的材料就交了進去,同時拿到了一塊10公分寬20公分長的黃藍色塑料牌。此時我們離開隊伍問窗口的工作人員下一步該干什么,得到的回答是“繼續排隊”。到哪里去排隊呢?“去尋找同顏色牌子的自己的隊伍”。在按手印的窗口前,我們終于看到了同顏色牌子的人們,于是站在了他們的后面。

本以為按手印也會很利索,誰知這一等變成了馬拉松。白色的牌子、藍色的牌子、紫色的牌子、紅色的牌子、黃綠色的牌子等等,一隊一隊被叫到了我們的前面,而我們變成了被遺忘的部落。是不是工作人員把裝材料的藍色編筐放錯了順序?不得而知。我問外面維持隊伍的工作人員,他說里面收到材料后還要掃描,具體的由里面決定,這個事他們掌握不了。既然這樣,那就只好耐心排隊吧。

此時,抽出時間東張西望一下,這才看到為什么廳里隊伍顯得混亂的原因。收材料和按手印的窗口與簽證官所在的窗口是90度角,窗前隊伍的排列也變成了90度角,在地方小人多的情況下,這兩方面隊伍就部分地交叉在一起了。再由于人多進展相對緩慢,大家的等待時間比較長,人們很難保持筆直的隊形,都松散的站在似隊非隊伍里,有的實在站累了,還到刀背邊低矮的窗跟邊坐下。隔不了多久又有新的申請者被放進大廳,加入這里的人群,所以這里的狀態幾乎是沒序又有序的。對這種狀態,進來不久的人是很難一下子看清的。

過了好長的時間,我看到交材料時原來就排在我們前面兩三位的一個和我們在簽證大廳外聊過天的小姑娘都已經快站在簽證官面前了,真是又心急又無奈。終于,工作人員開始叫到我們這些持黃藍色塑料牌者。在窗外工作人員的指導下,我們一一向前按手印。在指定的儀器上先按下左手四指,然后按下右手的四指,最后按下雙拇指。窗內的工作人員在電腦上掃描存取著這些手膜,待全部存取后便讓我們退出窗口。

終于過了前兩關,就差最后的面簽了,我們又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好在這時我們已經熟悉了這里的情況,知道了在哪里尋找隊伍,知道了應當如何排隊,也看到了在我們前面還有著黑壓壓的人群,所以心態變得非常的釋然,不著急,慢慢的等吧。此時渴、餓、累慢慢襲來,想起了口袋里的巧克力,于是遞給了有糖尿病的老伴兒。水呢?有人告訴我們,在刀把處有紙杯和水,于是趕緊擠到那里,果然這里早就準備了水和紙杯。一通猛喝后想尋找一個可以坐著的地方先坐下來。歲數大了,站長了很累?上,只在一個墻邊有兩三把椅子,這些椅子從來沒有閑著過。刀背的低矮窗跟有窗臺,可也早就坐滿了人。此時,這里真是一椅難求。后來,我們終于在刀把和刀的接口處發現有一張小桌子,是用來給申請者整理材料用的,桌上有散落的紙張和膠條,于是就斜靠在了那個桌邊。

等待,等待------

廣播里不時傳出“拿白牌的還有沒取手膜的嗎?”、“拿紫色牌的還有沒取手膜的嗎?”、“請不要說話,以免影響簽證官簽證!”等聲音!澳眉t牌的請站在前面來!”,在工作人員的指揮下,一隊拿紅牌的申請者開始站在三米線邊等待簽證。在我們身邊不時有簽完證的人走過,老伴逐一詢問那些年長的父母們“怎么樣,過了嗎?”、“都問了什么問題?”、“是幾號簽證官?”,多數人都喜笑顏開地悄聲告訴沒問幾個問題,已經通過簽證,有的還滿面紅光的晃動著簽證官給的手中的粉紅色條子。不一會兒,那個交材料時曾站在我們前面的小女孩出來了,她一臉的茫然,告訴我們說她被拒了,她前面的一些商務簽證的人整體也都被拒了,她也是商務簽證。我和老伴兒很為她惋惜,一再的安慰著給人感覺很清純的她。她告訴我們她排的是6號的簽證官,可能就是網上說的那個“禿頭殺手“吧。
此時我們開始注意每個窗口的簽證官。10號是個漂亮的美國美女,8號是個更年輕漂亮的美國美女,9號是個小巧的韓國美女------阿彌陀佛,我們會輪上哪個簽證官呢?---
---

終于,我們拿黃藍牌的這一組被工作人員叫到了三米線邊,他把我們領到9號窗口的韓國美女窗前。哈哈,這是個好兆頭,我們躲開了“光頭殺手”。果然,走上前去的四個商務簽證者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交談后,興高采烈的離開了。再有一個人就到我們了,我把三大冊主體材料從提袋里拿出抱在胸前,并仔細的觀看著窗臺的寬度和長度,預想著我將把所有材料擺放在臺上的情況,怎樣才能快速抽出遞上,遞送材料的口在哪里,在窗口的哪個方位擺放著擴音喇叭,什么樣的音量簽證官才能聽清等等,腦子在快速運轉著。當前面那個人離開后,我見到簽證官從藍色筐里拿出了貼有我照片的申請表,并對著玻璃展示了一下,示意我們上前。我和老伴兒急忙走到窗前,我把材料利索的在窗臺上擺好,并翻到優勢材料頁,使這些材料在簽證官的視野中。此時老伴兒已經笑容滿面的說出了開場白:

“簽證官你好,見到你很高興。這是我們女兒寫給你的信和學校的邀請信,還有我們所有材料的清單,你看看嗎?”

態度溫和的簽證官接了過去,但沒有仔細看。她邊看著電腦邊操作著邊問:“你們是去看女兒嗎?”

“是的,我們去看看女兒,另外,我先生去過美國,他和女兒都說美國的風光很好,我們也想去旅游一下!

此時我趕緊插話說:“我1997年去過美國,是去美國朗訊公司商務考察!

簽證官點著頭很親切的問:“女兒去了幾年了?把她的簽證記錄給我!

我立即翻到有女兒簽證和多個出入境章的復印件那一頁,簽證官一眼就看到了,立即說:“就是這一張!

我馬上抽出來然后從玻璃下面的一個口遞了進去。此時我觀察到,這個口有A4紙長那么寬,但沒有銀行柜臺的口那么深,估計僅有五公分深度,最多只能遞進去可以彎曲的不足半寸厚的紙。

簽證官接過這張復印件認真的看了看,然后繼續注視著電腦屏目。

老伴兒接著說:

“去了兩年多,到八月份就三年了。這里有女兒的照片,你看看嗎?”

簽證官搖搖頭,微笑著問:

“她是在讀書嗎?”

老伴兒回答說:“是的,我女兒在xxx大學的醫學院讀博士!

簽證官繼續看著電腦,微笑著問:“你們還在工作吧?”

我回答說:“是的,我們還在工作!崩习閮航又f:“是的,他還在工作,我退休了,被聘到一個少年宮教美術,就是教孩子們畫畫!

簽證官點著頭說;“你們都是xxxx的嗎?”

“是的,我們都是!

簽證官開始伸手撕粉紅色的條,并說:“你們可以去美國了!

媽媽微笑著說:“謝謝你。你長得很漂亮,我很喜歡你!

簽證官含笑目送我們,我們相繼說著謝謝,然后抱起材料從容的離開了窗口。

回顧這個過程,我注意到,簽證官幾乎沒有空隙提前熟悉我們的簽證表格內容,而是邊看邊向我們發問。每天,他們都要面對黑壓壓的人群,程序機械而枯燥,要保持著從始至終的微笑和親切實在不易。另外,繁重的工作量又迫使他們必須提高工作效率。每日千篇一律的表格內容使他們都成了火眼金睛,一眼就能把每個人的重點抓住并記入腦海,這使得他們運作起來張弛有度、疏而不漏,可以保持時間的長久。他們可能并不全看我們準備的所有材料,但我們卻需要準備得盡可能齊全,因為一點點的疏忽和空白可能就成了導致拒簽的蟻穴。

整個面簽過程時間不長,氣氛融洽親切。我們裝束端莊得體,不呆板也不隨意。普通話純正,聲音洪亮。精神飽滿,熱情而專注,流露出自信。我們希望除了材料準備得充分外,還要盡可能地給對方以一種整體形象的魅力。簽證官的普通話也很好,而且態度十分和藹。所以我們沒有緊張,沒有拘束,就象回答朋友的提問,相互默契,良性互動,感到很愉快。但愿老伴兒最后的話能夠使簽證官有個更好的心情,為下邊簽證的人們多延續一些順利。

走出簽證大廳,已經是中午12點半。從上午10點進入到這時出來,足足在里面站了2個多鐘頭。順利的通過簽證使多日的緊張辛勞蕩然無存。帶著激動的心情和勝利的驕傲,到簽證咨詢服務大廳辦理了兩天后護照和簽證自取手續后,我們到東方新天地的俏江南美美的大吃了一頓,覺得還不盡興,于是又到中關村影視城連看了兩場電影大片。傍晚時分,我和老伴兒才心滿意足的乘上了回家的地鐵------

晚上,做了個好夢,夢見我們已經飛向了紐約。在那里,女兒在等待著我們,許許多多的兒女家長們也在歡迎我們------


來源:未名空間(www.mitbbs.cn

上一頁  [1] [2] 

文章:“赴美簽證親歷記(超長)”正文完
熱點文章
  • 沒有熱點文章
  • 在線咨詢
     開始搜索

    熱點關注

    熱門學校

    論壇看看

    西甲直播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