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赴美簽證親歷記(超長)

發布時間:2008-4-30 文字大。  打。打印此文

女兒的男朋友從美國幫助預定了2008年4月23日上午10點到北京美國駐華大使館簽證,當我和老伴兒乘一號線地鐵從永安里站鉆出地面時,走出的是秀水街商貿大廈。昨日一場雨,把天空洗刷得干干凈凈,陽光明媚,空氣溫和。沿著門前東大橋路的街邊向左走,當走過秀水商貿大廈沿街咖啡店等門臉時,眼前豁然開朗,一塊沒有房屋連接的空地出現在眼前?盏氐那胺绞且粭潣擞袞|大橋路59號樓的粉磚色五層舊樓,右側是東大橋路,左側便是窄小的秀水東街,街的左邊是上面插有鐵蒺藜的白色圍墻,墻后是一棟紅頂深肉色墻面的側樓。就在樓側圍墻下,立著簽證咨詢服務大廳和美國簽證處的指示牌。向左越過空地,按照牌子指示的方向向前走,大約225步,約100米,路過中信銀行,沒有多遠就到了北京赴外簽證咨詢服務大廳。

簽證咨詢服務大廳的主體是個長方形的大廳,有10×20塊一平米見方麻色瓷磚大小。廳的中央排列著8×10共80個藍色連體式塑料椅,人已坐得滿滿的。還有一些人沒有座位,三三兩兩的懷抱資料站在各處。大廳正前方的墻上,正中是一塊長方形的電子顯示屏,不斷播映著有關簽證的要求和信息,顯示屏兩側分別有兩塊表,顯示著相差12個鐘頭的北京時間和華盛頓時間。大廳四周有著不同功能的房間,左側有簽證郵寄辦理處、簽證自取辦理處、凱撒國際旅行社和咨詢拍照處,右側有著填表翻譯服務大廳,前面是留學服務處,而與進廳大門相鄰的是前往簽證大廳的出口。多余物品的寄存處則在大廳的左方最前角。

為了確保這次簽證的成功,我和老伴與女兒及她的男朋友提前兩個多月就開始了一系列的準備工作。我們的資料共分成了四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申請資料,包括我們的護照,156、157表格,貼在156表格第三頁的簽證費收據,這是一開始就要被收走的;第二部分是女兒的資料,其中女兒給簽證官的信、學校的邀請信和資料清單被放在最前面,那是見到簽證官時就要首先遞上去的;第三部分是我和老伴的資料,各種原件和復印件都按照輕重秩序被混列在一起;第四部分是相冊,近百幅各類照片按照內容的不同在力求全面、突出優勢的情況下進行了優選。

我們的準備工作是精細的。各種資料既有原件,又幾乎都準備了復印件;156、157表格填寫與修改往返于美國女兒、她的男朋友和我們之間足有十幾遍,并用激光打印機打印出單頁的和反正面的各式三套,還打印了幾份空白表備用;在搜羅簽經上反映出的簽證官各種問題基礎上,整理提煉了簽證問題自答集并修改了三遍,與女兒和她的男朋友對練了四遍;照片放在了小型相冊里,既分了類貼了類別標簽,又給每張照片都貼上了解說詞,聽說申請者和簽證官之間隔著厚厚的玻璃,只有一個象銀行柜臺那樣的下陷窩可以傳遞材料,為保證面見簽證官時能夠遞進窗口,還特意的剪掉了封面的硬塑皮;所有的資料分別放在了每冊20頁厚薄的塑料插袋文件夾里,還剪掉了每個透明塑料插袋的五分之一,使每份插袋里的材料不至于完全沉沒在薄薄的塑料插袋內,能夠隨手摸到、及時抓取、便利抽出。當我們躊躇滿志的走進簽證咨詢服務大廳時,只有意留下了一個任務,即:先讓工作人員審核156、157表格是否填寫合格,然后在確實填寫合格的表上再貼照片和簽證交費收據。這樣做,既能確保最終遞交表格的合格性,也避免了照片和收據粘貼的反復。

很幸運,我們的表格填寫規范正確,咨詢處的工作人員只是在我們空著的曾用姓名格里幫助填寫了“none”。按照要求,我們當即拿出小剪子剪出了大小合適的照片,用事先帶來的膠水貼在表上正確處,同時用帶來的膠帶把簽證交費收據第一聯貼在156表第三頁。收據橫著擺平,不遮擋上方的英文字和下方的條形碼。膠帶貼在收據的上方騎縫處,而且橫貫兩頭貼穩貼牢。到此時,我們算優質完美地完成了所有材料的準備,只等待著按照程序一步步完成簽證了。

這個階段我們的體會是:準備工作要盡可能提前運行,特別是老人,不懂英語,不熟悉程序和過程,許多材料需要和孩子反復切磋,準備工作必然相對漫長和反復;多看簽經,多吸取別人的經驗,前人的經驗十分寶貴,從中我們可以獲得大半準確的操作思路;同時要多思考,使自己的材料準備即充分全面,又突出自己的優勢!八嚫呷四懘蟆,完備的材料會大大增強自己的信心。我看到了一個顯然來自農村的老婦人,她的材料總量零亂且不多,156表上該填中文處也還不知道要填上中文,在咨詢時被工作人員“批評”得一臉茫然、不知所措。那種無奈和為難使人揪緊了心。我的老伴兒急忙上前解圍,才渡過難關。當時我就想,她是怎樣艱難的才從山溝來到這里,又是怎樣艱難的來面對這里的一切,要是子女能為她把材料準備得更細致一些該多好!

有工作人員招呼預約10點的人出去排隊了。我和老伴立即提著材料走出大廳。在大廳外側鐵欄桿旁,我們依次排著隊等待著進一步的放行。隊伍前有兩個軍人哨兵控制著隊伍,一一檢查護照,并把姓名、護照號和他手中的預約底案相對照,對好一位放行一位。

檢查是很認真的,從容而仔細。被放行的我們向前步行十幾米,在插著美國國旗的簽證建筑前,另一個軍人哨兵又迎面攔住去路。哨兵一側立著一個牌子,上書“神圣哨衛,不可侵犯”。這個身材標準站得筆直的哨兵又一次檢查了我們的護照,才放我們站到他身后的隊伍里。

他的身后有一個門,門內是簽證建筑里的第一層次——安檢室。安檢室不大,估計只有20多平米,是個長方形的空間。房間被一長溜桌子從中隔開,里面是工作人員,外面是申請簽證者的通道。人員是一部分一部分被放進來的。安檢室里的工作人員都是華人,但有的穿著黑藍色的夾克式美式服裝,有的袖臂處還掛有美國星條旗徽記。在他們的指揮下,我們依次把材料通過放在桌子上的傳送帶穿過儀器去接受檢查,我們則徒手通過安全門進行檢查。由于事先早就知道,不能帶手機、小刀等金屬東西,所以大家該存放的早已存在了寄存處,很順利的就一一都過了安檢關。

從簽經上看到,許多人的說法是必須把材料放到透明塑料袋子里,這樣過安檢沒麻煩。于是我看到幾乎所有的人的材料都是放在各式各樣的塑料袋里。而我在材料放在什么袋子里的問題上認真地思考試驗了一番。放到側面有拉桿的透明塑料夾里,由于簽證官會讓抽取里面的任意材料,在側面被夾住的情況下,很難立即拿出。放在長方邊上有拉鎖的塑料袋子里,由于有那個塑料拉鎖擋路,即使把這個拉鎖拉到最邊上,A4紙大小的材料放進去和抽出來都不太夠長度,運作起來也不順暢。一旦簽證官需要,不便及時快速抽出需要的內容。放到中心有摁扣的透明塑料袋子里,由于放進去和抽出來都有塑料蓋皮阻擋,也很不方便。這就是說,如果用上面三種塑料袋子,那只能在面見簽證官時提前就把所有材料從袋子里先抽出來。但是,有的材料是A4紙大小的紙張,這比較好辦,可有的材料是原件,大小厚薄都不一樣,比如戶口本,比如房產證,比如存折等,就只能另外想辦法去存放了。

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呢?既使材料分門別類的得到有序擺放,又不必提前就抽出材料,做到簽證官一旦需要,就能及時翻閱、順暢的抽出任意一份材料?于是我嘗試著放到了塑料插袋式的文件夾里。這種文件夾只有封皮是不透明的彩色硬塑料,里面都是一個一個A4紙大小的透明的塑料薄膜袋子。通常文具店里有20頁的或者40頁的,我選擇了20頁厚的,每個文件夾有20個袋子已經完全可以放下各部分材料。把材料一份一份的按照材料清單順序分別放到不同的插袋里,就能保證份份材料翻看方便,包括那些大小厚薄不一的材料原件也一樣。在此基礎上,為了使材料的抽取方便利索,我又將每個塑料袋剪掉了五分之一的長度,這樣一來,A4紙大小的材料插進去后,有五分之一大小是露在外面的,一旦需要,可以及時翻到某一頁并及時拿到并抽出。

安檢時,我的這些材料一冊冊放在一個大的敞口的不透明的文件提袋里,而且還把相冊和裝有簽字筆、鉛筆、橡皮、透明膠帶的塑料筆袋也放在了里面,材料的總量比別人的都厚。由于沒有任何的違禁品,材料順利通過傳送帶,安檢人員沒有任何的疑義。聽說簽證的等待時間較長,由于老伴兒有糖尿病,還提前把幾塊巧克力放在了衣服口袋里,以備必要時能頂一陣子,在通過安檢門時,并沒有聽到任何的叫聲。我和老伴兒順利地被允許從安檢室的另一側門進入簽證大廳。

親歷了安檢,我們的體會是:確保簽證材料的完備和方便自如的抽看是第一位的,只要不違背安檢的規定,多準備些材料沒壞處,材料放在什么袋子里最好,怎樣放最好,也不必拘泥;由于等待時間長,適當帶些小食品也是可以的。后來在簽證大廳等待簽證過程中,我確實就看到了有的人材料很單薄,簽證官要時有的材料沒有帶來,有的不得不跑出簽證大廳去補材料,有的就面臨著拒簽;有的人的材料擠放在一個透明塑料袋里或是拉桿塑料夾里,不得不提前都拿出來抱在胸前;有的人由于156表上沒有填寫中文或簽證交費收據沒有粘貼,不得不四處找筆找膠帶而急得冒汗。哈哈,我們沒有這樣的故事,精力集中,心里坦然。

隨著前面的人走過短小的通道進入簽證大廳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人!。無序,無聲(不許說話),沒人接應,沒人指示。面對擠得人挨著人的密密麻麻的人群,腦子一下子就懵了。

實際上,這個廳大不過三個教室,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寬闊,整體結構酷似一個菜刀形狀。其中刀把處是進口,是個小走道。走道的一側是衛生間,一側是辦公房間。刀的頂部排列著5個窗口,1、2號窗口專門收護照和156、157表格等材料,3、4、5號窗口專門按指紋。窗口上都有專門的指示牌,只不過剛剛進來的人一下子注意不到。窗口內有人在整理材料、操作電腦,窗口外有相應的工作人員負責指導。刀刃處排列著6個窗口,窗口外有A4紙長那么寬的窗臺,隔著玻璃,窗內坐著簽證官,那就是面簽的關鍵處。在面簽的6個窗口前,有專門的工作人員負責按申請者手中拿到的不同顏色的牌子整理隊伍,拿著同一種顏色牌子的申請者將在3米線外面對著簽證窗口一列一列站好等待。同一種顏色的申請者將同時叫到前面某個窗口依次等待面簽。這不同顏色的牌子是在1、2號窗口遞交了材料后發給的。同一種顏色的牌子就是一個組,這個組的人員將作為一個整體依次去按手印和面簽。起先,人們以為每個程序只要能搶排在前面,就能比別人早辦,后來才發覺,排前排后并不取決于申請者。在遞交護照和簽證表時,窗口內的工作人員就已把同一種顏色的申請材料依次放在了同一個藍色的塑料編織筐里,你的材料在筐里的順序就是你的順序。這個筐將在里面被工作人員依次送達每個程序。每個程序的工作人員或簽證官將按框里材料的順序呼叫你向前辦理。

簽證大廳的廳中,為了維護秩序,實際上工作人員早已按照遞交材料、按手印和面簽等不同內容用藍黑色活動樁和寬帶拉出了不同界限,只不過這樣深色的活動樁和寬帶早已融在了森林般的人群里,一時半會兒是看不出來的,除非是在快下班前的申請者相對稀少的一些時間。再加上人多廳小,硬空間有些先天不足,隊伍的交叉在所難免。這里的工作人員應當說也是認真負責的,不時的在呼叫張羅、整理隊伍,只不過每天周而復始面對一批批涌入的人群,早已使他們不可能像迎接貴賓那樣的一對一優質服務。

[1] [2] 下一頁

文章:“赴美簽證親歷記(超長)”正文完
熱點文章
  • 沒有熱點文章
  • 在線咨詢
     開始搜索

    熱點關注

    熱門學校

    論壇看看

    西甲直播360